11月11日 星期五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金粟山

金粟山是渭北的一座名山,我的家就在山下。自古以来,那山是家乡人脉的缘分,那山是家乡水土的灵性。忘不了那山,便是那一方的人的情怀。

金粟山不是很高,据权威的新编《富平县志》记载,海拔只有1200多米高,在这一带山峰中不是最高。最高峰是西边不远处的明月山,大概有1400多米。明月山虽高,金粟山却是这一带最好的风景所在,富平唯一的四星级旅游风景名胜区便是冠以“金粟山”的名称呢。

古往今来,富平的人们最得意的文化符号便是“频阳”,那是中国最早设置的县份之一,只要是略懂得一点历史知识的富平人,都会以“频阳”而自豪。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富平最著名的文化人——明朝的吏部尚书孙丕阳就自称“频阳人”,在他所编撰的最早的《富平县志》里,每一章的结尾,他便要学司马迁撰写《史记》“太史公曰”那样以“频阳人曰”做点评,可见频阳是深入他的骨髓里了。孙丕阳是富平流曲人,其正处于频山之南、频水之北,古人以山之南为阳、水之北亦为阳,“频阳”是与“咸阳”一样占据了山水之阳的风水宝地。故而,孙丕阳自称“频阳人”就是很自豪的了。可是,频阳古城却在美原镇古城村,那里是协助秦始皇统一天下的秦朝大将军王翦的中心封地。此地有美丽之原野,膏腴之田地,王氏家族世代享受此富饶之利。频阳古城的正北面是金粟山,西北向是明月山。其实在秦朝的时候,还没有金粟山、明月山、万斛山等细分的山头,只有一个山,那就是“频山”。直到后魏时期,频阳县还存在,频山自然也是存在的。那个时期,频山是频阳县北部那条山的总称。明朝孙丕扬所撰述的《富平县志》也持这样的观点:“富平全境,盖百二县中形胜地云。负频面荆,带以石温,而浮山凤凰,若左右翼,四塞之地,又黄壤也,非蕞尔一奥区哉。”(卷二地形志)“频山当美原北(廓)外地,鼎足于宜君、白水、富平间,山深甚。”(卷三建制志)说的已经很明白了。然而,“明月山一名频山”,这是以频山的主峰命名山峰的现象,正如秦岭的主峰也称之为秦岭一样。后来,随着时代的变迁,频山被分割成明月山、玉镜山、金粟山、石叠山、万斛山等,玉镜山也称揣天山,金粟山也称紫金山、菩萨山,石叠山也称板桥山、青龙山,万斛山也称宝塔山。其实,这些所谓的“山”,只能称得上是“峰”,是弱化了的山。各峰有各峰的景,但是,没有一个峰的景比得上金粟山。

金粟山何以得名,因为其山下属于旱原,以前的农作物除了麦子,就是以谷子、糜子为主,其收成全赖上天赐予,然民风淳厚,精耕细作,所产谷物产量虽少,却橙黄精亮,于是有地方官以之作为贡品,赞之曰其地“以粟如金”,甚是难得珍贵,于是将此出产金粟之地,便命名为金粟山了。

其实,金粟山的历史影响要远远超过以粟名山,北魏郦道元在勘察郑国渠的时候,就发现在频阳县故城南,有秦厉公所置频阳宫,城北的频山上建有汉武帝殿,而且是以石筑架之。这里的所谓频山当是北山之称。汉武帝殿究竟在那座山峰、山麓或者山下,有待于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探索,但是能够就地取材,以石条、石板建造宫殿的,金粟山是最有资源的了。其实,在金粟山未进行旅游开发以前,在百五台下就有一座石条石板砌就的建筑遗址,老人们说是“古戏楼”,那又何尝不会是“汉武宫殿遗址”呢。现在一些研究富平文化的学者持续地探究分布在各地的文化遗迹,这些无疑会是很好的线索。在对待历史文化遗迹上,理性的分析是很重要的。各个朝代的人有他们的记载,而且当时的人是以当朝人的记忆和说法做依据的,也必然有所遗漏或者偏差,或者以点带面。例如,所谓的石叠山,我们称之为板桥,又称之为孙阳(家,方言读呀)洞,可是,笔者在洞里的石碑上却探查到它又称之为“青龙山”,而且曾经是明朝的那位“频阳人”孙丕扬的避暑山庄。这个几乎没有人知道,史书上也不见任何记载。板桥山“孙阳洞”正是金粟山最著名的一处景致。试想一下,明朝的孙丕扬选择金粟山,如今的人们到了富平北山首选的旅游地也是金粟山而不选择其他,那么汉武帝会选择哪里呢?

金粟山,是几千年来古频山(姑且以之作为古频阳县、怀德县、土门县、美原县北部山系的通称)最有魅力的一处风景。远远望去,频山的几座山峰比肩矗立,光秃秃的青峰异常突兀,峰上的蓝天很近很低,如果有云,也是从后山冒出来的那样一排子涌出,唯有一处,除了蓝天上的浮云,只见黑魆魆的那一处山峦与众不同,近处白云团簇,黑云盖顶,常常与后山的云团融为一体,汹涌之状,总是令人恐惧,似乎暴风雨就要来了,那必是金粟山了。何以如此?因为金粟山上有古老的原始森林保留下来,至今郁郁葱葱,四季常青,容易涵养水气,孕育云雾。然而,金粟山和周围的几座山一样,也是实实在在的石灰岩山体,可是,只有金粟山这一片山窝除外,其余的山上除了原始的山皮植被而外,再也长不了树木,更加形不成森林。无形中人们便对金粟山产生了神秘和敬畏之情。

金粟山山险景美,既有传说,又有传奇,其中最著名的便是“金粟八景”,乡贤们将之归纳总结为八句话:

寺前抱榆千年情,黑鹰沟里一窝鹰;

白土场金鸡把门,碧云岛刘君成仙;

板桥石室无底洞,龙泉四季明如镜;

秦王刀斩玉镜山,小龙血洒百丈崖。

这八句话蕴含了八处美景:千年抱榆树,黑鹰沟雄鹰,金鸡把门的传说,碧云岛刘仙洞,板桥洞石井,龙泉,刀斩石崖,黑鹰沟红崖。每处都有一段美妙的故事,每一处都是一处游览的胜地,其中最著名的当是龙泉和板桥山。板桥山“孙阳洞”上文已经说了,而如今珍藏在碑林博物馆里的《美原神泉诗序碑》就是赞颂这个龙泉的,可见其影响之大了。

金粟山称之为菩萨山,那是金粟山佛教信仰的体现,当地的人们仰赖菩萨的保佑,将之作为自己的护佑神。据史书记载,金粟山上曾经出现过一位高僧,得道超脱,《县志》记载,山巅“有石洞,为禅僧者蝉脱之所”。另外,还有一处道教的遗迹,称之为刘仙洞。此处既然能成仙人,其修行一定是很高了。然而,菩萨山上最著名的神灵,却是“鸿雁姑姑”无疑。现在的民间祭祀,早已淡化了菩萨和神仙,只是专注于“姑姑”信仰。每年的六月六庙会,以当地三大村社鸿雁、利惠、孟家为主导的朝山会非常隆重热烈,四面八方的百姓都会带着祈愿上山,烧香磕头、许愿还愿;传统的锣鼓、大戏一连多日,尽兴演奏;庙会之时,小吃食物自然而然地聚在山上山下,方便朝山的香客和游人,一直持续到六月十九。据说,六月十九这一天是“鸿雁姑姑”的生辰。其实,六月六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古庙会,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。但是金粟山的先人们英明地将之嫁接在“鸿雁姑姑”身上,更显得亲近动人。据说,菩萨山的“姑姑”非常灵验,有求必应。每逢大旱时乡人们一定会设坛求雨唱大戏,久病不愈的人也会祈求除病得到健康,还有那些婚后无子的人家也会诚心实意地祈求姑姑赐子以续香火,而且往往能够如愿。

金粟山的神灵信仰具有极其悠久的历史,渊源深厚。据史书记载,金粟山“山巅有高禖祠”,是中国最早的原始信仰的象征,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向上帝求子的传统祭祀地。上古时期的帝王之家,如果婚后无子嗣,其后妃就会在郊外设坛建祠,祈求上帝赐子,称之为“郊媒”,为了表示对上帝的恭敬,就设立“高禖祠”。佛道和姑姑信仰后来居上,但是其山神的主要职能并没有改变,而是很好地继承并有所发展。金粟山的高禖神,就被后来的佛道和民间信仰所吸收,并演变成人们易于理解和接受的“送子娘娘”。据说在菩萨山的山神庙曾经供奉的有传宗接代的大神,只是现在难得一见了。金粟山的文化稍显神秘,这在具有悠久历史的寺庙文化系统中具有独特的魅力。

金粟山有一个奇观,那就是“金粟观华”。每当雨后天晴或者晨昏之际,天高云淡之时,人们站在金粟山上,俯瞰关中平原,犹如浩瀚的海洋,起伏的川原正是那翻滚的波浪,碧波荡漾的庄稼地一望无际,那分散在各处的村庄好像大海中的舰船忽隐忽现;仰望那遥远的天际,就在那大海的尽头,苍翠耸立的华山主峰清晰可见,峰与峰之间有一处宽阔的空隙,更显出华山的雄伟壮丽,当地人称之为“华山门”。在金粟山上看华山,只要你爬得上山去,便有机会实现。虽说是奇观,但并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迹。

金粟山是陡立的,不像秦岭的那些山峰,是藏在缓缓深入的山坡沟峪里的,所以眼前没有障碍,是远观的理想所在。金粟山景观单纯美丽,一树一木,一草一石,一泉一崖,一沟一壑,没有繁杂的雕饰,也没有隐藏的华章,一目了然,却使人惊叹,令人震撼。

俗语云:一方山水养一方人。独特的山水寄托着浓浓的乡情。金粟山是我的根,金粟山是我的情,金粟山,是我永久的惦念和留恋。
 

编辑:李晶

精彩推荐

新媒体矩阵

一城一味,用镜头扑捉藏匿 在你我身边的美好味道。
我们只会讲故事, 但我们可以讲最好的故事。
董小白,94短发处女座软妹 分享她的美妆心得和日常。
爱宠精彩聚合平台,有爆笑, 有趣味;有气质,有内涵。

精华推荐

车主到汉中一奔驰4S店换玻璃内饰 原本仅是挡风玻璃烂了,送到汉中鹏龙中联之星奔驰4S店换了车玻璃,不料换玻璃时内饰布又被划破。无
汉中审计局“主题党日+”活动助 2017年以来,汉中市审计局以主题党日+学习教育活动为抓手,构建以党建为引领、统筹推进各项工作的新
暴雨袭击致汉中多处路段受损 公 6月18日,举国欢庆的农历端午节假日。然而,连日的大到暴雨使汉中境内洪水泛滥,干线公路多处垮塌,
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,这是个税法自1980
二维码
二维码
返回首页

当代网(idangdai.com)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16 Idangda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